關於部落格
  • 6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越獄,六月二十一日

越獄,六月二十一日 (2008-06-22 10:13:22)

六月二十一日深夜十二點,我和任傑主任,閻然等五人在農安縣一條燈光暗淡的公路旁和護送我們的農安縣公安局官員們揮手告別。

 

此前,他們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整整守候了我們五個小時。最危急的時候,我們五個人被近二十個手持棍棒磚頭的人包圍,而景地旁的大壩上據說還有三十多人手持木棒把守在各個路口。是這些干警用身體保護著我們。

 

與此同時,我知道在農安縣另外一條公路上,縣消防大隊的陳隊長正疲倦地開著車帶著自己的愛人匆匆趕回家,去炤看已經一天沒有人炤顧的兒子。他們倆為了我們的安全整整陪伴了我們七個小時。

 

其中的原委,還需要一些日子才能說明。

 

昨天晚上的某些瞬間,我覺得很像一部劣質紀實風格警匪電視劇:手電筒晃動的光束,奔跑著的打手,手持磚塊的面目不清的人們,雨中沈默的警察們……車燈光束中細細的雨絲,陰影里的交易,斡旋和撕扯……每一個人扮演一個角色,還有的人同時扮演幾個……

 

在管理局門口,一輛警車的車燈中,看見一個蹣跚的背影一瘸一拐地在泥地里走著。任傑主任的腳前幾天在景地被兩寸長的鐵釘刺穿,腫得像饅頭一樣……但是他一直在第一線。

 

在回長春的路上,我,任傑,閻然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是最成功的結局”我們都說

經過周密的計劃和部署,我們被非法扣押長達六天的五輛坦克,一輛集裝箱車,一輛越野車成功地強行突出重圍,消失在長春的黑夜中。雖然還有兩輛坦克被扣押,但是我們知道這已經是我們能為電影做到的最極限的事情了。

 

昨天最危險的時候,北京的小崔哥,覃大哥,劉兄一直在幫助我們,用他們的力量幫助我們走出險境。

還有長春的崔大哥,謝謝你。

 

此刻的我,坐在酒店自己的房間,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長春,真的可以離開了。

我會記住這個城市,給過我們電影最大的幫助和支持的城市;

 

(4月3日,景地 挹江門)

 

會回來的。

會永遠記住長春的風,長春的雪,長春豪爽的兄弟,長春美麗的姑娘……

在長春的歷練給了我,給了電影無窮的滋養……

 

 

(修建中的景地)

 

還有我的城

無論你是否會悄然融化在已經到來的雨季中,消失在那片田野里

你是我心中永遠的驕傲,

永遠不會磨滅

 

 

 

城外的護城河是我們挖的人工河,離去的那天,附近村里的孩子們已經在河里游泳了……它已經融合在這片美麗的原野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